PG电子平台·(中国)游戏在线试玩2022重磅推荐|科技赋能教育变革(二)
发布时间:2023-01-24 22:38:43

  2020年的大规模在线教育实验,大大加快了中国教育数字化转型的步伐。随着“十四五”建设的开局,教育部发文推动“教育新基建”建设,高教司则启动了“新兴领域教材研究与实践项目”,“基于知识图谱的新型教材建设”就是其中的一项。为了厘清“基于知识图谱的新型教材”的概念内涵,明确其在教育数字化战略行动中的地位和作用,本文从数字新基建对知识生产和人类文明发展的影响、历史上的教育“基础设施”与教材形态的变革、数字媒介环境下教材形态变革的典型案例分析三个方面展开研究。研究发现,数字“新基建”是推动人类文明跃迁式发展的主要因素。历史上教育“新基建”的变革,使教材形式发生了从吟诵史诗、手工抄本到印刷教科书的变革。进入信息时代以来,人工智能研究者一直致力于创建一套知识生产的“数字‘新工具’”,知识图谱就是目前发展最快、应用最广的一种知识表达和处理工具。综合以上分析,本文从内容表征、知识组织方式、教学应用等方面提出了一个基于知识图谱的新型教材的描述性定义。文章最后指出,基于知识图谱的新型教材,是培养具有交叉学科视野和问题解决能力的新型人才、推动学科交叉融合、支持教育高质量发展的一项基础枢纽工程。

  【摘要】本研究对我国基础教育阶段数字教育资源及服务进行系统研究。首先,通过问卷调查和深度访谈对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中小学数字教育资源建设与应用现状,从教育管理者、教师、学生三个关键涉众的视角,运用社会调查法进行深入调查,从数字教育资源使用基本情况、数字教育资源使用过程等维度揭示了我国基础教育数字资源现状。其次,结合内容分析法对32个政府类教学资源平台和39个企业类教学资源平台进行数据挖掘和深入分析,从各类平台的建设管理、服务、资源共建共享、服务效果等方面着手,深入了解中小学数字教育资源服务现状。以数字教育资源供给一般过程为框架,深度分析和挖掘我国基础教育数字资源供给与需求各阶段存在的问题。最后,提出了顶层规划、统筹协调、构建多元化数字资源供给机制、开发一体化数字资源供给平台等对策建议。

  【摘要】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是我国新时期教育发展的政策导向和重点要求。本研究从高质量教育体系建设的政策文本分析入手,从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指向终身教育体系的教育供给侧改革、指向教育优质均衡发展的教育治理三个主题解读高质量教育体系。在数字时代,建设该体系需要从质量观、质量要素、质量标准等方面进行清晰而准确的定位,需要在信息化背景下基于政策指导、领域知识和数据科学开展循证教育建模。只有锚定相应质量标准构建教育模型,才能真正为新发展阶段的教育信息化提供科学、可操作、可比较和可积累的技术支撑。据此,本研究提出了人机协同教育建模的基本思路和应用场景,并从以立德树人为核心的学生综合素质建模、以人的发展规律为支撑的教育教学PG电子游戏建模、以个性化终身学习为导向的教育供给建模和精准高效的教育治理建模四个维度,提出教育模型支撑高质量教育体系建设的架构,为教育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支持教育服务体系的质量提升提供框架性建议。

  【摘要】高等教育质量监测国家数据平台是国家层面采集本科教学基本状态数据的重要工具,先后经历了酝酿准备、探索构建和应用完善三个发展阶段,具有为高校自我评估、院校评估、专业认证和评估等活动提供数据支撑以及开展本科教育教学质量常态监测的“双层”作用。现阶段,国家数据平台在数据采集时,数据共用性不够,难以反映高校特色,数据采集周期较长,高校权限不够,对专业认证新理念凸显不够,采集指标时代性不足,对教育评价改革需求支撑度不高,数据中心式存储导致数据安全性、共享性不够,数据分析仅局限于高校发展状态的年度描述,缺少多样化比较分析,难以支撑高校持续改进、变革与发展,制约了“双层”作用的充分发挥。面对上述问题,应对照本科教育改革与评价新要求及时修订、完善数据采集指标,发挥区块链等信息技术优势,实现学生发展全过程数据的伴随式采集、分布式存储和协商式共享,从高校、省域和国家三个层面重构国家数据平台架构,推动国家数据平台升级改造。

  【摘要】在大数据时代,各级政府正逐步加大政务数据开放共享的力度。了解当前我国教育政务数据开放的整体情况,对于发展教育政务数据开放共享至关重要。文章调查了我国34个省级行政区的96个政府数据开放平台,对平台上的教育政务开放数据从数量统计、发布单位、数据类型、数据质量、数据应用等方面进行了系统分析。调查发现:目前我国教育政务开放数据集已经达到6,574个,70%以上的数据开放平台能够下载到有效的教育政务开放数据,50%以上的教育政务开放数据质量较好,但是教育政务开放数据的应用开发很少。基于我国教育政务数据开放共享的现状,文章提出四条实施建议:(1)完善教育政务数据开放的政策保障体系,鼓励出台地方性教育政务数据开放的政策与标准;(2)增加政府数据开放平台的数量,优化政府数据开放平台的功能;(3)加强教育政务数据开放的管理力度,形成多方协同的教育政务数据开放的工作机制;(4)明确教育政务开放数据的范围,提高教育政务开放数据的质量,期望能够推进我国教育政务数据的开放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