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重磅推荐|科技赋能教育变革PG电子游戏·(中国)官方网站(三)
发布时间:2023-01-24 22:37:57

  在数字化转型升级时代,未来工作的主要变化发生在环境、技能、资格和就业四个方面,要求劳动者在掌握核心技能的同时,注重综合能力发展,既需要劳动者个人保持终身学习和自我更新,同时也需要外界提供合适的培训环境和培训资源。研究发现,我国目前的数字化技能培训存在以下问题:培训未惠及低技能人群,学校培训的实训机会不足,企业开展培训积极性不强,政府未建立相关认定与评估标准,等等。这些问题需要多方协同合力破解,如政府进行顶层设计,为培训提供保障与激励;企业通过多渠道参与技能形成体系建设,提高话语权,发挥主体作用;培训方重塑目前培训的定位,更新培训模式;劳动者本身则需要建立技能提升意识,规划职业发展道路,主动寻求培训机会。

  【摘要】人工智能作为当下生产和生活最活跃的变革力量,对职业教育的赋能带来的是职业教育的全方位转型,主要包括职业教育人才培养目标的变革与教学实践方式的重构。人工智能赋能职业教育的内在机理是在理念层推动教育与技术的深度融合、在目标层实现智慧生成的完满发展、在场域层展开多维关系建构。就生态、知识、实践、能力等维度而言,人工智能赋能职业教育的实践向度是促推产教深度融合创新、优化职业教育服务供给、基于职业特性构筑职业教育教学知识、围绕学生主体开展新型职业教育教学实践活动、面向高阶职业能力完善职业教育培养目标。

  【摘要】后互联网时代的技术技能变革改变了整体社会的形态与结构,技术与劳动的关系更趋向多元化,在“机器换人”和“数字算法”加速劳动力市场弹性和两极化的同时,也形成了一定的技术与劳动互补的空间。在智能时代,以互联网应用和交叉融合为主要特征的技能偏向型科技增长主要依赖高阶技术技能劳动力,它需要劳动者具有跨界融合和多元复合的知识结构和技能水平,以促进系统性和创新能力的提升。同时,在智能时代的技术技能格局变化下技能形成具有多元化的发展路径,需要智能制造的高端技能劳动力和技术平台的创意型劳动力,产生了大量的依附于平台经济的零工劳动力,呈现了技能形成的两极分化、不稳定性和碎片化的态势。职业教育作为我国重要的技能形成制度,虽然智能时代的回报率不断上升,但也面临着诸多挑战,经济、社会的适应性和跨界合作的能力有待提高。在新一轮职业教育体系建设中,应在我国整体技能形成框架下进行技能供给侧改革,促进智能时代职业教育的高质量发展,应对高阶技能人才需求和零工技能形成的多元化,塑造技术与劳动的互补空间。在国家层面关注智能时代职业教育治理的制度协调与匹配;完善技术技能型高校制度,形成契合区域发展的多元办学格局;加强职业教育校企跨界合作,促进应用型科研服务区域发展;完善职业教育的社会技能培训体系,发挥其社会调节器的功能。

  【摘要】在世界远程高等教育领域,公共服务体系因其具有大规模整合资源、最大限度地开发和利用资源的能力与优势而日益受到重视。国际上具有代表性的远程高等教育公共服务体系有法国国家远程教育中心、澳大利亚开放大学等,而澳大利亚开放大学作为一所20世纪90年代成立的机构学术界对其关注和研究相对较少。本文基于文献研究,梳理分析澳大利亚开放大学的性质特征,认为这是一种联盟式的远程高等教育公共服务体系。文章深入剖析其作为澳大利亚远程高等教育公共服务体系的性质、特点、运行方式、优势,归纳其在发展过程中所面临的挑战,总结其经验,以期为我国远程开放教育及现代远程高等教育公共服务体系的发展提供借鉴和启示。

  【摘要】在以人工智能、5G、云计算等技术为支撑的智能时代背景下,教育数据伦理风险及其治理问题备受社会关注。智能时代教育数据伦理风险主要表现为教育数据隐私侵害风险、教育数据利益失衡风险、教育数据责任失守风险、教育数据服务偏见风险。智能时代教育数据伦理风险的治理困境主要涉及师生教育数据隐私权与开放共享存在冲突、教育数据利益博弈失范制约教育数据价值的充分释放、治理主体数据素养不足制约教育数据责任落实、师生教育需求的片面捕捉催生教育数据服务偏见。基于此,提出智能时代教育数据伦理风险的治理路径:尊重教育用户数据隐私控制权,优化数据隐私泄露风险防范体系;注重利益博弈规约,搭建教育数据权益监管体系;立足数据素养培育,培育专业化教育数据伦理风险治理组织;根植动态需求监测,构建“去偏见化”教育数据服务机制。

  【摘要】新冠肺炎大流行是一个对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的认识进行重新思考的机会。由于这场大流行病所造成的全面危机,尤其是所谓应急远距离教学的开展,各级各类教育工作者不得不重新思考他们的角色、支持学生完成学习任务的方法,以及如何把学生看作是自我组织学习者、积极公民和自主社会能动者。我们发表在本刊的前一篇文章试图总结和分享一些专家的建议,帮助普通高校教师适应在线教与学。作为该文续篇,本文旨在回答以下问题:普通高校教师已经经历了突发、不得不为之的在线教与学,这种经验如何能有助于弥合今后在线与面授教学的距离?受访的四位专家(同时也是本文合作者)一致强调高等教育的教学法理论化而不是数字化,认为战略决策是后新冠大流行时代教育实践的核心。本文回顾过去一年发表的文章,并分析受访专家对研究问题的看法,结果表明,在应急远距离教学过程中“被迫”使用数字技术教学这种情况有可能渐渐变成数字和非数字工具和方法的和谐融合,以促成更加主动、灵活和有意义学习的发生。PG电子娱乐